安溪县居民陈某自述,安溪诈骗新生意:境外开网络赌场 回乡一路豪车
  
  安溪山村,”一名熟悉赌博圈的知情人曾亲眼看到赌场人员四处免费分发鼠标垫,“鼠标垫下面就印着赌场广告”,”。
    山东临沂徐玉玉电信诈骗一案,落网的6名嫌疑人中有3名来自福建安溪县——全国最早出现电信诈骗犯罪的地区之一。
  然而,在一些当地人看来,电信诈骗这种手段其实已经过时了——除了电信诈骗散布各地外,一个新的诈骗模式正在安溪县兴起:境外网络赌场。
  网络赌场团队核心成员多为亲友。在国外作案,风险低、收益高。“过年回来一路豪车”。
  知情人士透露,今年年初中方在老挝抓了300多个做网络赌博诈骗的人,其中有100多个是安溪人。而违法成本太低与办案成本太高之间的矛盾,也为打击犯罪造成了困难。
  “你说安溪一个百强县,怎么可能靠诈骗带动经济呢?”接近警方的消息人士称,当地做诈骗的是少数人,徐玉玉事件出来后,安溪‘诈骗县’的帽子又扣上来其实很冤。他感叹,“名声坏了,要靠十年甚至更久才能扭转人们的印象。”
  开豪车返乡的年轻人
  安溪县下面的几个村庄人丁稀少,平日里老弱妇孺留守,只有在收茶叶和红白喜事时才会热闹些。然而,一到春节,一大群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们便都回来了。有很多开着玛莎拉蒂、宾利等豪车,也有的赔钱欠一屁股债逃离在外。
  安溪山村。 拍摄:吴雪峰1
  安溪山村。 拍摄:吴雪峰 [保存到相册]
  接近安溪警方的消息人士陈龙透露,那些开着豪车风光返乡的年轻人,有相当一部分是做境外赌博网站诈骗生意的。
  近几年,从安溪走出的电信诈骗“把戏人”遍布全国,甚至走向境外。鲜为人知的是,网络赌博这个新的诈骗方式也悄然而生,如黑洞般吞噬着被贪婪冲昏头脑的人。
  网络赌博,在安溪更为地道的说法是“大盘”,动辄涉及几千万上亿,基本都在境外操盘。
  “网络赌博赚钱来得快,上亿也是正常的,只要有本钱,开赌场是包赚的,闭着眼睛都能赚”。安溪人张明身边就有熟人在搞网络赌博。他熟练地介绍一种玩法——赌局20秒开一次,开设网站者抽成,10元赌注就能够从中赚到约3毛钱,以此类推。
  2015年的一起公开宣判的案件中,郑某等4人通过网络在全国各地招引多名参赌人员聚众赌博,赌资数额超过511万元,郑某抽头渔利数额超过100万元——这意味着,抽头渔利比例大约占到两成。
  曾有开设赌场的女老板对媒体表示,“赌客总是赢小钱输大钱,最后的赢家总是庄家。”
  这种暴利的生意,在安溪已不是秘密。
  “但凡在农村突然办护照又长期不回家的,很有  可能就是在国外搞赌博的。”陈龙透露,身边有人全家都干这个——儿子用电脑操作网站,父母给赌博场所打闲工。
  在安溪长坑乡长大的大学生王露也记得,读初中时当地流行电信诈骗,她的亲戚也干过。近几年很少听说电信诈骗,“现在是另一个产业(网络赌博)兴起了。”
  王露透露,赌博生意基本是一人牵头,亲戚朋友入股。大多出境到柬埔寨或者菲律宾,“那里管得松一些”。
  在柬埔寨等国家,赌博是合法的。陈龙说,在安溪县长坑乡,不少年轻人初中毕业就出国,受雇在这些国家搞网络赌博,一个月轻松赚到万八千。
  在王露印象中,做这一行的都很谨慎——一出国就换,也不跟国内朋友联系,回国才换回国内码。“一年赚上千万也是常有的事,当然也有人欠了一屁股债。”
  张明透露,在安溪县长坑乡等地有不少人从事赌博行业,且大多都在境外。他们通常一年回家两次,一次在春节一次在年中,“如果想要入行,只要在春节他们回来的时候说下就行”,“一般是先去别人手下干,然后有些会自己出来干”。
  网络赌博团队核心成员通常都是亲友,也有些是通过熟人介绍加入,不是熟人一般不要。这些人平时都比较低调,但结婚讲究排场,“结婚时豪车一堆,只要中国有的,都能看到,甚至还会请一些明星过来”。
  “做这一行,有的是迫于生计,有的纯粹为了一夜暴富。”张明说,近年安溪茶叶行情不好,从七八百元一斤降到一二百元一斤。这迫使一些人转去捞偏门。
  “电信诈骗容易被抓,网络赌博不容易被抓”
  安溪人与网络赌博的交集,经常见诸于一些公开宣判的案件中。
  在2015年宣判的一个案件中,安溪县居民陈某自述,他于2010年12月起从事茶叶生意。后来茶叶生意不好做,他在安溪老家时听人说起做赌博网站可以赚钱,于是出资购买赌博网站、银行卡,开始经营赌博网站。
  网络赌博团伙的作案工具。 来源:东南网1
  网络赌博团伙的作案工具。 来源:东南网 [保存到相册]
  更早之前,2013年三四月,安溪县居民王某听说做赌博网站可以赚钱,用百度搜索仔细研究后开始搞诈骗网站。2014年3月24日,他因涉嫌开设赌场犯罪被刑事拘留。
  王某不仅网购赌博网站的域名、笔记本电脑、电话、电话卡、银行卡等作案工具,还花钱做推广——由于自己网站在百度搜索引擎中排名不够靠前,他联系朋友发布新闻、博彩文章,并联系搜索引擎排名靠前成都技佳汽车  美容培训学校的网站帮他的网站做广告,费用是一个月几千上万不等,从而使客户更容易找到网站。
  “现在一般都是通过QQ、陌陌和进行宣传。”一名熟悉赌博圈的知情人曾亲眼看到赌场人员四处免费分发鼠标垫,“鼠标垫下面就印着赌场广告”。
  张明认为,让一些安溪人从电信诈骗“转型”做网络赌博的深层原因,是近年来当地对电信诈骗打击力度很大,“做电信诈骗比较容易被抓,网络赌博的不容易”。
  陈龙说,安溪警界中,涉电信诈骗的案子都是头等要案。每个民警都有指标任务,派出所之间相互竞争,完成100%指标可能排名倒数,即便到200%可能也挤不到前几。排名靠后的不仅要公开检讨,升职调动也会受到影响。
  “而赌博的则很少会被抓,除非闹得很大。”张明说,曾有公务员挪用近千万公款用于赌博,赌场才被查。“开赌场的就是安溪人”。
  还有闹得更大的。
  “今年年初中方在老挝抓了300多个做网络赌博诈骗的人,有100多个是安溪人。”陈龙所说,正是近年来公安部组织侦破的最大一起跨国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案。“国外办案更难,一般需要公安部牵头才行。”
  央视消息称,2016年1月8日,中国在老挝抓获300名主要犯罪嫌疑人,押解至福建泉州。
  这个电信网络诈骗团伙盘踞在老挝边境,购置或租赁当地酒店作为诈骗犯罪窝点,并仿冒境外知名博彩网页设置虚假赌博网站,诱骗国内博彩爱好者投注赌博,通过后台人为控制开奖结果、诱骗参与赌博者不断追加赌注等方式诈骗钱财。
  经初步调查,该犯罪团伙所实施的诈骗案件涉及全国大部分省市,受害人逾千名,涉案金额达2亿余元。
  诈骗团伙开设的赌博网站。 来源:厦门网1
  诈骗团伙开设的赌博网站。 来源:厦门网 [保存到相册]
  违法成本太低VS办案成本太高
  无论电信诈骗还是网络赌博,破案抓人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容易。
  陈龙曾目睹追捕电信诈骗团伙的行动——诈骗团伙躲在深山里,有人在上山唯一的路上把风,即便悄悄上山、破门而入,他们也能迅速地毁灭证据——作案工具和银行卡手机等顺手就扔下山。“你找到了他也不承认,你拿他没办法。”
  陈龙介绍,一套绑定真实身份信息的银行卡,在网上只用几百块就能买到。“违法成本太低。”
  此外,异地办案流程复杂,有时候一个事情审批,让对方配合,排队都要十天半个月。陈龙在全国多省份办过案的弟兄曾笑称  ,“安溪人到处跑,地方上的警察开玩笑说,你们都快成安溪‘公安部’啦。”
  更实际的问题是:办案成本太高。“徐玉玉的案子,涉案金额可能只有9900元,要去破案可能得花9万9000元。”陈龙说。
  陈龙透露,很多时候要依靠对犯罪团伙熟悉的线人。他们在警方内部叫做“耳目”,是合法存在的,能获得线索费。“在圈里混熟的线人很抢手,一条重要线索,各个派出所都抢着要。”
  “当然,大部分还是靠警察主动侦查,社会各界力量报案。”陈龙说,比如提供诈骗者的电话码、银行卡等信息,按图索骥。
  “抓到的,很多是二进宫三进宫的,确实是搞诈骗来钱太快了。”陈龙分析,被抓了按照诈骗数额和情节来判,安溪抓到的大多是诈骗几千几万的,量刑不高,有的出狱后也想金盆洗手,但不适应老实本分赚的那点低收入,又干起老本行了。
  曾有个金盆洗手的“老手”对陈龙说,这个圈子很稳固,外人一般进不来,但里面的人想退出意味着“叛教”,是种耻辱。而被抓了再回来,在圈子内也不会受到歧视。
  “安溪留在本地的人基本不碰这些,还是在老老实实干活,干这个的都跑出去了,过年回来一路豪车,随处都是车展。”安溪县一名官方人士称,这些年安溪确实下了大力气,去年终于成功摘掉了“诈骗县”的帽子,县政府还成立了全国唯一一个县级的反诈骗中心。  “但徐玉玉这次事件出来后,安溪‘诈骗县’的帽子又扣上来了,其实很冤,你说安溪一个百强县,怎么可能靠诈骗带动经济呢?”陈龙也感叹,“名声坏了,要靠十年甚至更久才能扭转人们的印象。”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楼主发言:1次 发图:0张
  
  
  
  举报 |
  分享 |
  更多 |
  楼主
  回复
  有很多开着玛莎拉蒂、宾利等豪车,也有的赔钱欠一屁股债逃离在外,”张明说,近年安溪茶叶行情不好,从七八百元一斤降到一二百元一斤,
  陈龙曾目睹追捕电信诈骗团伙的行动——诈骗团伙躲在深山里,有人在上山唯一的路上把风,即便悄悄上山、破门而入,他们也能迅速地毁灭证据——作案工具和银行卡手机等顺手就扔下山,更多 |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